<span id="dyobc"><blockquote id="dyobc"></blockquote></span>

    1. <legend id="dyobc"></legend>
      <optgroup id="dyobc"></optgroup>
      <track id="dyobc"><i id="dyobc"></i></track>
      1. 中國糧油學會 . 永紅展業集團旗下展會

        糧食小國日本如何成就國際頂尖糧食巨頭?在過去約30年的時間里,丸紅、全農(ZEN-NOH,全稱為全國農業協同組合聯合會)、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等跨國糧商,在國際糧食市場后來居上,實力

        行業資訊

        糧食小國日本如何成就國際頂尖糧食巨頭?

        2017-04-21 10:14:10

         

        230x60xINIE.jpg
        糧食小國日本如何成就國際頂尖糧食巨頭?
        在過去約30年的時間里,丸紅、全農(ZEN-NOH,全稱為全國農業協同組合聯合會)、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等跨國糧商,在國際糧食市場后來居上,實力直逼傳統的ABCD(ADM、Bunge、Cargill、Louis Dreyfus)四大跨國糧商。丸紅的數據顯示,在中國每年的6300萬噸大豆進口量中,該公司的銷售量達到1200萬噸,占據19%的份額。而在收購美國Gavilon Holdings后,丸紅每年總計向中國出售1500萬-1600萬噸大豆,份額超過兩成。
          彈丸之地成就跨國糧商
          2012年,丸紅出資36億美元收購美國第三大谷物及能源交易商Gavilon Holdings的全部股權,收購后丸紅一年的大豆和玉米等谷物經營量將超過5000萬噸,超越ADM、Bunge、Louis Dreyfus,規模僅次于全球最大的Cargill。以國土面積計算,不到40萬平方公里的日本只能算作彈丸小國,但是對國際糧食市場的影響力遠遠超過糧食生產大國中國。2013年,中國糧食自給率在90%左右,但是全年大米出口量47.84萬噸,玉米出口量7.76萬噸,盡管是全世界最大的大豆進口國,但是對國際大豆市場的影響微乎其微。
          與中國相比,日本糧食自給率幾乎“無顏見人”,整體的糧油自給率只有40%左右,飼料幾乎全部從海外進口。不過幾大日本跨國糧商對國際市場的影響力,卻讓中國公司望塵莫及。2012財年,不算Gavilon Holdings,丸紅的谷物事業每年經銷量高達2500萬噸,高居日本綜合商社之首,經銷量規模位居世界五大谷物巨頭之后。全農每年船運的玉米、大豆、小麥等農產品總量達到約1200萬噸,每年經全農之手出口的玉米、大豆、高粱總數達到1100萬噸,是中國全國出口量的約20倍。
          日本糧商的崛起之道
          生產的糧食還不夠本土吃的日本糧商,是怎樣在國際市場上風生水起的?日本公司很早就意識到了農產品供應不足的問題。日本的糧食幾乎都依靠海外進口,80%左右的飼料原料要靠進口解決。保證本國糧食的穩定供應,是日本糧商要解決的頭號問題。1970年,全農參股的CGB公司在美國糧食主產區密蘇里州的圣路易斯成立,當時只有3名職員。今天,CGB公司在全球有95個分支機構、超過1500名職員,業務領域包括向農戶提供金融和風險管理服務,購買、存儲、銷售和運輸農作物。在美國等內河航運領域,CGB公司仍然是市場份額最大的公司之一。
          除了CGB公司,全農在美國還設立了全農谷物公司,建設并且加強玉米船運的基礎設施,同時全農在美國西海岸,還與美國最大的農業合作組織CHS合作建立了一套谷物采購和出口的系統。在美國之外,全農與阿根廷的ACA(供應玉米、大麥、高粱等)、巴西的COAMO(供應大豆、玉米)、澳大利亞的CBH(供應大麥、小麥、高粱、牧草等)和歐洲的INVIVO(玉米、大麥、小麥、甜菜等)等海外農業合作組織建立了合作關系。這樣全農在世界最大的糧食出口國美國以及世界主要的糧食產區南美洲、歐洲、澳洲都建立了自己的糧食收購和倉儲物流體系,不僅能買到糧食,也能運出去,從而可以在全球范圍內實現糧食的跨國流動。
          丸紅在國際糧食市場走過的路與全農相似。丸紅旗下的哥倫比亞谷物公司,1978年于美國波特蘭(Portland)成立,該公司的5號倉儲物流綜合體(Terminal 5)是世界上自動化程度和集成度最高的谷物出口基礎設施,該公司具有100萬噸的谷物處理能力,使其在美國西北部沿太平洋地區的谷物市場成為領導者之一。行業資深人士介紹,哥倫比亞谷物公司位于西岸俄勒岡州的波特蘭,由日本幾大商社共同投資,建有出口碼頭、倉庫和火車卸貨場,但管理人員幾乎都是美國人,主要是接收通過鐵路從中西部糧食主產區運來的小麥供應日本市場,他們在鐵路沿線的各州都有收貨點,負責收集貨源,供應出口訂單?,F在,他們通過收購美國的FGDI公司,拓展到更東部的大豆、玉米產區。而對Gavilon Holdings的收購,使丸紅如虎添翼。丸紅獲得了該公司在全美擁有的約140個谷物收購點,以及該公司在巴西、澳洲、烏克蘭等美國以外的主要產地配備的基地。這些基地與丸紅已有資產組合在一起,進一步擴充了該公司谷物貿易的全球采購和銷售體制。
          中國糧商學什么?
          日本跨國糧商的崛起,讓中國糧食行業的從業人士唏噓不已。今年4月,中糧集團宣布收購來寶集團旗下來寶農業有限公司51%的股權;之前的2月,中糧集團宣布控股全球農產品及大宗商品貿易集團Nidera,中糧集團總計投資約28億美元用于達成此兩起并購,創下了中國糧油行業有史以來海外并購之最。盡管與日本跨國糧商相比,中糧集團的海外投資只能算趕了個“晚集”,但畢竟邁出了第一步,能不能出現中國的丸紅或者全農,業內人士并不看好。
          一位在跨國糧商工作過的人士對記者表示,中國不缺乏聰明才智之士,但是缺乏世界級的跨國糧商管理團隊??鐕Z商的高管團隊是市場化的精英團隊,跨國糧商以全球為市場,廣泛招賢納士,不分國籍、性別,這在中國央企行不通。中國能夠走出國門與丸紅、ABCD等跨國糧商抗衡的高管團隊不多,央企內官僚、半官僚的色彩濃厚。而受大環境影響,央企自主權有限,央企走出國門,仍然需要得到政府的批準。
          與日本企業走出去不同,一些中國公司和個人在探索海外買地或者租地形式,在海外自己搞種植,對于這樣的模式,業內人士并不認為是最佳方案。業內人士說:“中國企業海外種地,我覺得并不是上策。海外農業應該以合作為主,充分利用當地的土地和勞力資源,而不是租地或買地,那樣會引起所在國國民和政府的高度警惕,從而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阻力和障礙。”海外租地或買地,如果不控制物流,成本依舊比不過跨國糧商。上述人士說在美國全農公司,工作人員主要是當地人。因此,他們熟悉當地文化,了解當地市場狀況,參與采購、運輸、倉儲、銷售、套期保值等一系列經營活動,掌握從鄉村到出口整個價值鏈的各個環節。他們并沒有參與種地,但供貨渠道暢通無阻,供貨能力不斷增強,成為一家地道的美國糧食出口的骨干企業。
        上述人士表示,中糧收購Noble和Nidera,是走出去的一條捷徑,值得稱道,但關鍵看接手之后的管理。這些國際公司的功夫要比中糧深得多,值得中糧學習借鑒,幫助中糧也能走國際化的道路,成為國際糧商中的一員?,F在看,是中國市場、中國的糧食安全需要這樣做,但國際公司看中的是國際市場帶來的利益。因此中糧不但要胸懷中國,還要放眼世界。

        永紅國際展覽(搜索"永紅國際展覽"公眾號關注)注:轉載請聯系授權并保留出處和作者,不得刪減內容。

        • 時間:2021年11月5-7日
        • 地點: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老國展)
        • 今天距"第十二屆IND中國糧機展"開幕還有
        推薦文章
        洗浴中心有什么服务